《一念下巫舟》

返回书页

紧急情况:xinshuhaige.com 被强打不开了,请大家收藏新域名 m.xinshuhaige.org

第221章 奇怪的道歉

作者:

邱茶

最新章节全文阅读txt下载
重回1991 当医生开了外挂 鉴宝金瞳 重生香江之大亨成长 直播我在乡村当奶爸 迷宫求生:我能看到提示 全球高武 女总裁的全能兵王 我的老婆是女警 一开始,我只想做演员
    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“一念下巫舟 新书海阁小说网(www.xinshuhaige.org)”查找最新章节!
    甘露在林枫的身边坐下,夜晚的印度洋并不安静,海浪声带着节奏,仿若情人的抽泣。远处的篝火,有歌声断断续续的传来。海滩上的牛西背着自己的恋人艰难迈着脚步,仿佛接受游戏失败的惩罚;姜岚坐在海边用茅草搭建的凉亭里,海风吹起长发,望着漆黑的海面,眼中似有泪光闪动。

    甘露拧开一瓶啤酒,一口气喝光,打着酒嗝,说道:“我承认,当初在图书馆跟在你身后,是有目的的,我的舅妈是建行的崔行长,无意中说起你的存款余额,不过,当时不是拜金,而是好奇。”

    林枫直接躺在礁石上,仰望星空,淡淡说道:“这没什么,也不用解释。”

    甘露接着小心的问道:“我们还能回到从前吗?”

    林枫内心苦笑,他希望和她们其中任何一人都可以轰轰烈烈的谈一场恋爱,可如今,七年的期限如同枷锁一样,将他困在牢狱之中,也许到了下个月,只有六年了。妻子失去了丈夫,孩子没了爹,那样的生活,他无法想象。看着甘露几欲泪下的双眼,无奈的说道:“和你恋爱是真实的,也是我最快乐的大学时光,只是我没有几年内结婚生子的打算,一切只有等三十岁以后再说。”

    甘露已经转泣为笑,因为这个答案至少比拒绝好上许多,美滋滋的竟然跑了。

    佟玲来到姜岚的身边,小声说道:“岚姐,在小枫落水的刹那间,我是犹豫的,我不如你,至少我没那样的勇气。”

    姜岚转头看向佟玲,微笑着说道:“傻妹子,去琢磨一个男人的心思,实在太累了,我们又何必呢?未来谁又说得清楚。”

    佟玲似懂非懂的点点头,迟疑地说道:“我们都有自己的方向,只有达到欣赏的高度,才会有资格去拥有,未来可期,那就当他不存在吧。”

    姜岚伸出小指和佟玲孩子气的拉起钩,同时笑着说道:“一言为定,一百年不许变。”

    郝岩爬在宾馆房间的床上,仔细查阅着紫珍珠的设计与市场报价,惊叹连连,喃喃说道:“如果设计出这样一款胸针,至少能卖到800万,我也可以在杭城拥有一套自己的房子了,本小姐是不是可以待价而沽?”嘴角不自觉荡起一抹笑容,胸也随之挺了挺。

    赵东和李楠喝了不少的酒,两人倒在宾馆的大床上,煞风景的是,都各自抱着一个枕头,在呼呼大睡。

    海上生明月,天涯共此时。一切美好都会如期而至,又何必计较朝夕。

    旅行终于结束了,年底并没有年度总结大会,有的是温馨与浪漫的记忆。对企业来说,一手抓业绩,一手抓企业文化,赵东仿佛找到了灵感,设计了国内外旅游的绩效奖励政策,得到员工广泛支持。

    商务局局长找到了赵东,对清源资本和枫华矿业公司成为辖区内利税大户表示感谢,同时,按照相关政策奖励每家企业500万元,赵东笑着说道:“我感觉企业发展上,还存在很大的差距,否则,你看这些相关部门的检查组,在我这里都呆了一个月了,还在努力工作,这钱拿的受之有愧,还是算了吧。”局长的脸也仿佛红了一下,他心里的那些小算盘瞬间瓦解,只好讪讪的离开。

    在清源公司检查的工作人员同样十分郁闷,按照行业内标准和审核,他们都已经查过三遍了,但领导不吐口说撤,他们也只能天天带着饭盒,天天来清源打卡报到,甚至很多人开小差,去忙些其他的事情。就连下达命令的领导也十分郁闷,没日没夜的去检查,到底打算查什么?上级领导能否明确一下方向?但他们一样不敢问,就这样一层层的落实这个任务,好在清源属于轻资产运作,否则,早已经关门大吉了。

    这就是在比耐性,赵东按部就班的完善着健身俱乐部的规范,逐步形成了科学健身一套理念,加上营养师提供的饮食配方,编辑了一本《现代科学健身指南》,这本书逐渐成为健身会馆建设的行业标准,其中场馆内器材配备、人员配备比例、温湿度调节、通风设施、水质条件、规章制度以及营养饮食的配给均达到专业水平,并被部分体育学院列为选修教材。

    陈北在赵东回来后,马上飞往俄罗斯,重新以NB公司子公司的名义签署了协议,并收购了一家西伯利亚矿产服务公司,增加了开采规模,田雨将运回的黄金投入到市场进行销售,赶上黄金收藏热潮,15吨黄金被华夏大妈一月之间抢购一空。

    年关将至,关注枫华矿业的人终于爆发了,他们或含蓄,或直接的问出一句话:“钱呢?钱都到哪里去了?”他们似乎忘记了自己所在的位置,齐齐的露出贪婪的表情,无论这笔钱是否属于自己,他们比枫华公司更关心钱的去向。

    这时,清源资本的国内顶级的律师团队出现了,而原告竟然是云天实业集团,一时间,网络上的传言闹得沸沸扬扬。

    “听说,枫华矿业在倒卖黄金,涉嫌洗钱,这次清源资本可算是栽倒家了。”

    “人家卖的也不是国家的黄金,人家是从国外运回来的,楼上,这完全是国内企业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。”

    “听说枫华把大量的资金转移了,这就是洗钱啊,洗钱是犯罪行为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,能专业点不?钱的来源不明进行来源合法化的手段才叫洗钱,如果不懂去查百度。”

    “对啊,人家卖黄金的收入光明正大,愿意怎么花碍到你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只要是花人民币,就不行,他扰乱了黄金市场行情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,你长点脑子行不行,国际黄金价格是裁决者搞乱的,给你把AK,怎么不见你去拯救地球?”

    “公然贩卖黄金啊,那可是天大的事情,这完全是犯罪,至少扰乱了金融秩序。”

    “销售项目执照上写的很清楚,而且还增加黄金储备呢,这是利国利民的好事,华夏大妈都在囤积黄金,难道也有罪?”

    “反正枫华矿业这次肯定是废了,云天实业可不简单。”

    开庭之日终于到了,众多媒体一早便来到法院的门前,打算第一时间报道这次国内热议的官司,但非常遗憾的是,云天实业总裁栗云天亲自在媒体面前低头认错了。

    “我谨代表云天实业对构陷枫华实业的行为感到深深的自责,是我们误听了谣言,以讹传讹,给枫华矿业带来不可估量的损失,为此,云天实业将赔偿枫华矿业名誉损失及相关经济损失5亿元人民币,再次恳请枫华矿业以及枫华矿业总经理陈北先生的原谅。谢谢!”

    一场商界瞩目的官司就这样草草收场了,让国内同行和众多媒体大跌眼镜。

    栗云天也在自己的办公室内砸碎了3只翡翠烟灰缸,同时,将公司法务部门骂了个遍。

    清源资本的别墅终于迎来了久违的安静,因为,今天,任何一家检查部门都没有来,仿佛又是得到了某些人的指示。

    陈北一头雾水的找到了赵东,赵东也是一头雾水的找到了姜总,姜总带着二人来到了林枫的别墅。

    林枫又是按摩椅上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,三个人围坐在一起,顶着三大团雾水,大眼瞪小眼的看着林枫。

    林枫终于结束了按摩,一望便知他们的来意,苦笑着说道:“你们别问我,我小老百姓一枚,撬动不了那么大的杠杆,一定有什么因素,是我们遗忘的细节,不过,该来的总会来的。”

    姜总只能叹气的走了,赵东也走了,陈北却留了下来,试探着问道:“小枫,你猜猜看,到底是谁在这个时候能帮的上我们?我感觉这5亿像个圈套。”

    林枫也感觉到这件事有些匪夷所思,眉头不自觉的紧蹙起来。“5亿也算肉疼,毕竟云天实业大部分资产都抵押给了银行,能让他吐出5个亿,一定是有人给他施加了极大的压力,否则,就算做碗红烧肉,难道不香吗?”

    陈北脸上依旧带着狐疑。“那这5个亿是收,还是不收?”

    林枫沉吟起来,最后重重的点了下头。“不收,分不想收和不敢收,都是示弱于敌;那就收,大大方方的收,而且,还要将这笔费用花出去,就用在维护企业正当权益上面,成立一项专门的基金,作为造谣中伤合法企业的反诉费用。”

    几天后,枫华矿业发表声明。“接受云天实业的道歉,并将收到的5亿元人民币进行公示,同时,清源资本将设立专项基金,用于企业法律维权费用,抵制那些捕风捉影,无中生有,造谣构陷等不正当竞争行为。”

    两个老人在京城的大平层里,喝着茶,一个是赋闲在家的崔老,另一位是白发苍苍年近80的老人。

    “小崔,这事还得你去出面说说,毕竟这事关联很大。”

    “宫老哥,我们都一把年纪了,既然都退休了,就都安分守己,颐养天年不好吗?”

    “这事是没商量了吗?”

    “儿孙自有儿孙福,宫老哥,你怎么总有操不完的心。”

    “云飞那孩子不省心,刚进监狱报到,我这点家业快要败光了。”

    “总盘算着自己那一亩三分地,总去惦记着别人口袋里的钱,想不劳而获,再大的家业也会败光,富不过三代,这话果真没错。”

    “哼!小崔,不帮忙也不用你小子给我上课,我这把老骨头硬着呢。”

    “希望宫老哥身体健康,长命百岁。”

    谈话不欢而散中结束,崔老摇头叹息。

    无锡宫家是晚清时期的武林世家,也是一方豪强,建国后,宫家两兄弟分家,老大宫良获得家族继承权,老二宫城败走海外。宫良选择了仕途,家族生意也逐渐走向没落。近年来,宫家得到了海外资金的帮助,生意上有了起色,但大部分的财权掌握在宫良的亲弟弟宫城手上,似乎宫城的心中一直无法放下当年被赶出家门的仇恨,因此对大哥宫良小心提防。

    宫家两兄弟之间的事情,鲜有人知。崔老早年习武,拜入师门,当时的大师兄就是宫良,也是听师傅说起这段往事,但师傅对大师兄并不十分满意,主要是心胸狭隘,锱铢必较的性格,崔老虽性子暴烈,但多与人为善,因此也得到了师门真传。

    此次,宫良找到崔老,希望崔老出面让清源资本去投资一些家族业务,崔老原本打算去说说情,但看到宫云飞巧取豪夺坑害珠宝商人事后,马上有了觉悟,打消了这个念头。去林枫家去看望林老哥的时候,发现林枫爷爷已经搬走,更坚定了自己的想法,才有了上面的一幕。

    接下来崔老在家中,迎来了一位曾经共事的战友,栗松,也就是栗云天的父亲。

    “崔兄弟,退休了也不走动走动,我今天可是带着当年的老酒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栗哥,多亏你还想着兄弟,那就一醉方休。”

    说着佣人准备了一桌丰盛的家宴,酒是多年藏的衡水白干。

    “前些日子,我把我家那小子给训了,简直不开眼去惹到了清源公司,我知道兄弟和清源是有联系的。”

    崔老淡淡的说道:“哥哥,这事你错了,我只是觉得几个不错的兵转业后无处安置,恰好赶上有工作机会,就让清源资本收留了他们,我和清源之间半毛钱关系都没有,现在还感觉欠人家好大的人情呢。”

    栗松盯着崔老的眼睛,眼中全是不可置信。“真的?”

    崔老夹了口菜,端起酒杯,说道:“当然是真的,你了解我,从不撒谎,既然来了,敬兄弟一杯。”

    栗松一口喝掉杯中酒,淡淡说道:“难道说清源就是靠着几个退伍兵,在没资源没背景的情况下,打出这样一份家业?甚至利润比军火、贩毒都高?难道是抢劫吗?”

    崔老笑了,他知道栗松在套他的话,脑子里却浮现了林枫的脸,笑着说道:“有时候,运气这种东西,谁又能说得好呢?”

    栗松沉默下来,他知道崔老说的是什么,当年他们两个出任务的时候,全连的人都牺牲了,但仿佛子弹像长了眼睛一般,就不往他们身上招呼,这不是运气是什么?而今,听到崔老的说法,大部分人都认为是推托之词,但他们心里是最清楚的。

    崔老还是重复着那句老话。“我退休了,就干退休的事,别的事和我无关。”

    两个昔日的战友,50年后依旧把酒言欢,述说着陈年往事,不知不觉,夜已深沉。

一念下巫舟最新章节地址:https://www.xinshuhaige.org/shu_218299.html

一念下巫舟全文阅读地址:https://www.xinshuhaige.org/218299/

一念下巫舟txt下载地址:https://www.xinshuhaige.org/txt_218299.html

一念下巫舟手机阅读:https://m.xinshuhaige.org/218299/

为了方便下次阅读,你可以点击下方的"收藏"记录本次(第221章 奇怪的道歉)阅读记录,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!

喜欢《一念下巫舟》请向你的朋友(QQ、博客、微信等方式)推荐本书,谢谢您的支持!!(www.xinshuhaige.org)

上一章:第220章 忘情马尔代夫 一念下巫舟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:第222章 古曼童